PHONE:

010-64391236

010-64390166

E-MAIL: hengyuan@hyxedk.com
ADDRESS: 朝阳区望京北路叶青大厦
C402a

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新闻恒源新闻

小额贷款公司不良贷款的成因及解决措施

发布时间:2014-12-09

                                                                 北京恒源小额贷款公司  张连宝

一、小额贷款公司不良贷款的现状
      小贷公司不良贷款的现状到底如何,因各家公司对不良贷款的认定标准不同,即使有官方数据,这个数据也缺乏准确性,以至于没有太多的参考价值。据了解,我国部分地区小贷公司贷款有处在本金长期逾期、利息难以收回的状态,小贷公司已经没有了流动性。这样的贷款,至少说应划分为不良贷款。但这些小贷公司并不认为存在不良问题,认为借款人能找到,就是正常情况的贷款,还存在早晚能收回的侥幸心里。而在北京市,北京市金融局看到不良贷款分类标准的重要性,在该局的指导下,由北京市小贷协会制定了《北京市小额贷款公司贷款风险分类及风险准备金计提的指导意见》,并在全行业中推广由各小贷公司参照执行。今后各家公司如依照指导意见对贷款分类,汇总后的数据将有较大的参考分析价值。
      虽然没有比较准确的数字,但我想,只要公司治理和经营规范的小贷公司,其资产质量的风险总体上还是可控的。反之,资产质量差,出现贷款有难以收回的问题是肯定的,个别小贷公司还有可能因资产质量差面临“洗牌”。因此今年这个冬天,大多数小贷公司都能感受到“新常态”的经济形势下的市场刺骨寒意,对部分小贷公司来讲可能是个比较难熬的“寒冬”。
      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的半年报中,除一家银行只有关注类贷款大幅上升外,其他上市银行均出现不良的“双升”,如果这家银行报告的数据没有人为干预,说明这家银行还能独善其身。银行业不良贷款出现双升,说明了借款人还款出现了问题,经济形势不景气的影响,已经由实体企业传染或波及到金融体系。甚至有消息称,上海融资担保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已达11%。借款合同纠纷更使法院诉讼案件让承办法官都应接不暇,有的执行庭法官每年要结的案件在1,000宗以上,法院楼道里等待和法官见面沟通的人绝不比任何一家三甲专科医院的人少。作为民间金融,小贷行业受到影响也很正常。但有的小贷公司的贷款如出现大面积逾期甚至借款人跑路,就不能将所有问题都归结到市场或经济形势上。
二、小贷公司贷款质量低的成因
      小贷行业或民间金融信贷资产质量低的原因很多、很复杂,我通过这几年从事小贷行业以及和众多小贷公司投资人、经营者以及监管部门的交流,我认为有以下几点主要原因。
      首先,主观上股东追求高回报的心态,导致公司业务出现方向性问题,这是小贷公司资产质量出现风险的决定性因素。股东要求高回报,无可厚非,也可以说本应如此。但这些股东或投资人把小贷行业或金融行业看得太重了,普遍认为是一本万利,更有人认为在有了高杠杆作用后,可实现无本万利。金融行业尤其是银行业,其资本金小是事实,但其因吸收公众存款,带来的是其应当审慎经营,要接受严苛的监管。银行可吸收存款,其资金成本自然低,银行也就可以有较大优势选择优质借款客户。但这些客户同样也有一定的议价能力,即贷款利率不能太高。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加快,银行业高息差的日子越来越少,大多数小贷公司的股东还沉迷于小贷公司是资源性或是垄断性的行业,认为有较大的利润空间甚至是暴利。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股东给公司下达的指标一般都会比较高,更有的股东为了提高放款速度,直接影响、干预或操作业务,致使贷款质量急剧下降。股东下达任务指标时,根本不考虑市场和经济形势的因素,更有甚者存在经济形势越差,企业就需要资金,小贷公司的生意就越好做的错误思想,大多数公司的经营团队对任务指标都感到压力巨大。有的公司经营团队对完成12%或13%左右的股东回报率都存有难度,这与股东要求15%以上的回报相差甚远。因此在经营任务指标的压力下,经营团队有时饥不择食,一旦有客户上门,就想着法儿放款,什么条件、标准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知道,资金放不出去,就没有利息,当期也就没有奖金。钱放不出去还是钱,一旦放出去收不回来,就是损失。这个浅显的道理谁都懂,但在利益的诱惑下,这个道理早被忘得一干二净了。有这种心态和做法的,绝不单是民营投资人。因此不能说是个别公司、个别股东的问题。这几年随着小贷公司持续经营,再加上此次经济危机带来的影响,着实给这些股东上了一课。但能否记住这一教训,我们还要试目以待。
      第二、小贷公司选择的客户群决定了小贷公司的资产质量,更是形成贷款风险的决定性因素。客户能接受是银行四倍利率的贷款,一般是客户有了临时或紧急需求,另外也有个别企业自身在银行有融资,但银行的额度不能满足需求,因此从小贷公司解决少部分资金,这样其平均财务成本还是比较低。而事实上小贷公司大部分客户都是银行不愿支持的,连银行边缘客户都谈不上(银行边缘客户我认为是通过融资性担保公司增信后,在银行取得贷款的)。这类客户存在征信信息缺失或有不良记录,即使是公司客户也谈不上财务人员或岗位的健全,更谈不上有准确的财务数据了。如果是那些具备三品(即人品、产品、抵押品),能提供或通过信贷人员整理出准确的四表(电表、水表、工资表、银行对账单)的客户,也不大可能和小贷公司合作。这些客户对小贷公司年化15%以上的利率是比较敏感的。小贷公司经营团队在任务指标压力下,不得不选择能接受较高利率的客户群,而这最终导致了小贷公司的贷款质量较银行业的低,这是小贷公司主动选择市场的结果。
      第三、业务模式和业务操守是贷款出现风险的重要因素。业务模式注定了风险相对集中,一旦形成损失必将是大额度的。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是众所周之的道理,在银行业中称之为不能“垒大户”,在小贷行业中称之为“小额、分散”。之所以要小额分散,是小贷公司本身抗风险的能力就低,小贷公司自身资金量小且来源渠道单一、杠杆率低。将贷款做到小额分散才能实现分散风险,减少损失的概率。但在实际操作中,小贷公司普遍存在大额拆分的问题,有的拆分业务单户用款人实际用款额较小贷公司资金的比例较高。这就使小贷公司的风险高度集中,一旦出现损失就是伤筋动骨,甚至是致命的。有的小贷公司股东明知道这些,还在要求经营团队故意避开监管,发放拆分的业务。近一两年,随着经济形势下行不断探底,小贷公司贷款因拆分暴露出的问题也在不断显现。这些小贷公司及其股东能否记住这一深刻教训?不得而知。
      另外,不关注借款人资金用途和还款来源,只看重抵押品,只用房产抵押的方式,同样是使小贷公司贷款出现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北京前两年,房产价值较高,在三环路以内50平方米的左右的商品房,其价值都在200万元以上,且还在不断的升值。有的小贷公司用这种房产抵押的,最多可贷款200万元。如今随着经济的下行,让消费者期盼已久的房价下跌终于来了,这种用银行贷款推高房价的超级繁荣期已成往事。房价的下跌,使上述小贷公司用房产抵押的贷款风险逐渐暴露出来,借款人无力偿还借款,出现连续多期欠息,而抵押品——房产的价值也在逐渐缩水。小贷公司的贷款本金形成部分损失已成定局,更何谈利息。
      对于团队操守问题,目前各家小贷公司都缺乏各岗位的人才。小贷公司因股东较高投资回报率的要求,使公司不可能有相应的费用吸引高素质的人才加入。一些专业水平非常有限或没有职业道德的人进入小贷公司,有的已成为业务骨干。由于为完成股东的回报指标,一些有业务能力和资源的员工享受不到预期收入,转行、跳槽的比例较高。而没有高素质的人才,队伍不稳定,怎么可能是一个好的团队,怎么可能有好的资产质量和业绩?
      第四、不断下行的经济形势是小贷公司贷款出现风险的客观因素。连续多年的经济下行,使各行业都受到很大的影响,经济何时向好、企稳一直是未知。而小微企业仿佛“很受伤”,小贷公司贷款质量受到影响也是很正常。今年11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2014年11月22日起降低存贷款利率。央行运用价格工具调控宏观经济,说明经济下行的趋势没有停止,未来短期内还能降息吗?我认为短期内经济如不出现向好的迹象,降息或降准都有可能。
三、减少贷款出现风险的措施
      经济形势是客观因素,我们把控不了,但从事准金融的小贷行业应当关注经济形势,要有趋势的判断力。这样才能不断调整贷款投向和风险偏好,减少贷款出现风险的可能。因此主观问题才是提高贷款质量的根本,小贷公司可以从以下几方面予以考虑。
      一是股东应降低高回报的欲望。这个“高”,指的是多少,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应当让经营团队有一个相对宽松一点的经营环境,让员工薪酬能体现其价值和尊严的一面。股东不让员工挣到钱,员工就得想着法儿去挣钱。姑且不论员工是否会出现道德风险,单纯员工为提高利率,能够接受高利率的客户必然就是高风险客户。对于小贷公司来说,任何一笔这样的业务出风险都可能是致命的。因此股东的意志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司整体指导思想,更决定了贷款的质量。
      二是加强队伍建设,转变业务模式。建立一支既有职业道德,又有较强业务素质的专业团队,是目前各家公司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转变业务模式,在大多数小贷公司中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小额分散更多的停留在口头上,或应付监管上。无论是股东指标压力,还是人力资源紧张导致小额分散无法大面积顺利开展,经营层更应清醒认识到拆分的严重后果。
      对于担保问题,小贷协会在培训时,就多次强调应首先关注资金用途和还款来源,只关注抵押品的贷款出现风险的概率更高。这些在银行业中用几十年血的教训总结的理念,值得小贷公司的从业人员认真汲取。
      三是减低小贷公司的融资成本。资金来源或融资成本高,自然也会推高贷款的价格。对于这个问题,小贷协会一直在努力想办法解决。在市金融局的支持下,由协会牵头,有融资需求的小贷公司通过北京市农业融资担保公司的增信,在国开行、北京银行基本解决了融资问题,更解决了融资成本高的问题,实现了小贷公司总体融资成本不超过9%。这样的优惠措施和利率,对于任何一个小企业都是可望不可及的。随着利率市场化,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仍会进一步下降,如何进一步降低小贷公司自身融资成本?我认为金融脱媒、社会融资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发债,甚至使用互联网上的资金都应是解决方案。
      目前,在市金融局的支持下,小贷协会、北京小贷投资管理公司正在做积极探索,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我想在全国小贷公司管理办法实施后,会有更多的融资渠道降低小贷公司的融资成本,而还会有更多的业务许可,那时小贷公司完全可以通过金融混业经营的手段完成为客户的服务,实现股东利益的最大化。